首页  »  强暴小说  »  【美丽奇迹】(21)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21)作者:剑走偏锋1219

|发布时间:2018-05-16 03:32
字数:57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21疏离

   「奇迹:诶,那种小说你还有吗?」

   「总舵主:哪种?」

   「奇迹:就……那种……」

   「总舵主:那种是哪种?」

   「奇迹:就同志小说!你非让我说出来!」

   「总舵主:你不说我怎麽可能知道?」

   「奇迹:烦人(ˇ︿ˇ)」

   「总舵主:你再给我撇嘴一个」

   「奇迹:……」

   「总舵主:等我给你找找,网页行吗?」

   「奇迹:行^_^ 」

   「总舵主:嗯,我跟店里呢,这机器上没有」

   「奇迹:诶」

   「总舵主:?」

   「奇迹:你要是现找的话……」

   「总舵主:说」

   「奇迹:你给我找点儿就俩人都特纯洁的吧,最好是特唯美那种」

   「总舵主:好比?」

   「奇迹:就……就两个人都是彼此的唯一呗……嘿嘿」

   「总舵主:你几岁了?」

   「奇迹:= = 」

   「总舵主:不是我说你,就说咱看故事吧,好歹不那麽离奇行吗?」

   「奇迹:我怎麽就离奇了?」

   「总舵主:梦幻少女心= = 」

   「奇迹:杭航!!」

   「总舵主:诶,在」

   「奇迹:烦!」

   「总舵主:呵呵」

   「奇迹:你找吧,找好发我hotmail邮箱」

   「总舵主:要出门?」

   「奇迹:嗯,是,去趟编译局,然後还想去可风那里一下」

   「总舵主:後面那个才是重点吧?」

   「奇迹:说什麽呐!」

   「总舵主:呵呵」

   「奇迹:你要再这麽说我跟你急了」

   「总舵主:啧啧,你急一个我看看」

   「奇迹:走了,8」

   「总舵主:真急了?找易可风干嘛去啊?这可光天化日的」

   「奇迹:拿书给他,顺便让他给我洗点儿照片」

   「总舵主:哦?」

   「奇迹:胡蔚说我在西班牙拍的一组照片挺好看的,想按等比放大挂客厅」
   「总舵主:这样啊,挺好。你俩……」

   「奇迹:?」

   「总舵主:处的不错?」

   「奇迹:嘿嘿,嗯,挺好」

   「总舵主:去吧,小媳妇,路上保暖」

   「奇迹:= = 走了」

   关了计算机,齐霁下床。他今天一觉睡到11点人特别饱满。昨天在他的艰 苦奋斗下,答应张教授年底前给他翻译的西方文化资料可算完活儿。齐霁上床的 时候胡蔚已经睡的很沈了,於是乎他蹑手蹑脚的钻进去,搂著胡蔚蹭了蹭也睡了。
   处的不错?

   杭航的这个问题齐霁的回答是:嗯,挺好。

   但其实好不好呢?

   齐霁不大能答出来。

   胡蔚变得很忙。时不常就晚归,不是跑商场就是有应酬。齐霁虽然不懂得胡 蔚的行业但齐霁知道时尚是个折腾人的活儿,因此,他没说过什麽。可没说过不 代表不在意。齐霁很在意,齐霁也很不舒坦。一周七天,五天至少吃不到胡蔚做 的饭;一周七天,五天他睡的时候胡蔚还没回来或者在弄图;一周七天,他吻他 的次数不超过三次,虽然,胡蔚说他每天早上出门都会亲亲他,可齐霁无从考证, 因为那时候他通常还在睡。胡蔚的工作是没有硬性时间规定的,齐霁不懂胡蔚为 什麽每天非要固定十点就出门。

   好麽?他跟他处的好麽?

   好吧,至少他们没有争执;至少他们一周还有那麽一天能坐在一起吃饭;至 少,他们会做爱。

   「猛男看家,小纯别捣蛋。」齐霁一边换衣服一边嘱咐。又沦落到每天跟动 物说话,也是齐霁不爽的原因之一。可,不爽也说不出口。他以前总觉得胡蔚跟 家里晃不著调,可现在看来,忙起来也不见得著调多少。

   到编译局的时候三点多,晚秋的落叶积满了胡同,大院儿里倒还扫的一堆一 堆。门卫开门放行,齐霁把车泊好钻进了大楼。

   张教授的接待仍旧很热情,齐霁跟他待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离开。离开时候又 带走了另一项工作。

   路上已经开始堵车了,西单北大街堵了一个水泄不通,齐霁起步停车起步停 车,最後终於嘎悠到了西安门大街的入口。拥堵并没有缓解,前头的车全在缓慢 挪步。齐霁万幸他跟易可风没约死时间,要不一定黄牛。

   等终於到了宽地摄影,比堵车更烦的来了──没地儿停车!

   齐霁这叫一个无奈啊,最後决定喊易可风出来算了。可电话打过去,语音信 箱。想必,人家在忙。

   无奈的坐在车里等啊等,终於看见有个女的从里头出来,开走了一辆奥迪。 齐霁钻过去,停的歪歪扭扭就下了车。

   进宽地摄影,接待小姐乐呵呵跟齐霁打了招呼,他本想放下书跟Sim卡走 人,易可风却恰巧把电话回拨了过来。

   「我就在你们店里。」

   电话挂断,易可风随後就走了出来,「真不好意思,刚有个摄影。」

   「知道。」齐霁笑了笑,「Sim卡和书我拿给凡凡了,放在一个纸袋里。」
   「忙麽?不忙一起吃个饭?」易可风温和的笑,「忙了一天了,没顾上吃口 东西。」

   「好啊,想吃什麽?」齐霁正愁晚饭没处解决。胡蔚两点多的时候短信他了──晚上晚归,勿等饭。

   在餐厅里坐定,齐霁看著易可风点东西,他问他什麽他都说好啊,搞的易可 风又是那句──随便先生。

   齐霁点了一颗烟,看著跟服务生交流的易可风,这人什麽时候看来都是这麽 温和沈稳。曾经,他的一个眼神就让他怦然心动。

   「你最近还挺好的?」服务生离去,易可风合上了菜单。

   「还是老样子,呵呵。」

   「注意工作时长,别老一天到晚窝在计算机前面。」

   「没办法啊,吃这碗饭。」

   「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啊?有麽?」齐霁愣了一下。

   「有啊。」易可风笑,「你今天不怎麽爱笑。」

   「呃。不是吧……」

   「跟你BF处的好不好?」

   「怎麽你们见我都是这个问题……」齐霁郁闷。

   「哈哈哈……杭航也问了?我们这是关心小同志嘛。」

   「好,非常好!」

   「好就行,有空大家见见。」

   「呃,行,那我取照片时候带他过来吧,只要他有空。」

   「别当任务啊。」

   「呵呵。」

   「他太忙忽略你了?」

   「哈?」齐霁没想到易可风会忽然这麽问,怔了怔。

   「你刚才那句『只要他有空』咬的挺死。」

   「没有吧?」

   「有。」易可风还是浅笑。

   「他……」齐霁又点了一颗烟,「我也不知道说什麽,就是忙吧。」

   「知足吧,你要赶上我们这种呢?时不时有可能出差,时不时就塞case 进来,你不苦闷死?」

   「你们老把我当孩子哄著……」

   「你就是啊。」

   「是什麽……快30的人了。」

   「那你最好做下心理测试,一定能发现自己很年轻。」

   「这话说的……」

   「不过比你更……孩子气的,是杭航他朋友。」

   「呃。」齐霁挠头,「梁泽又干嘛了?」

   「前几天,他过来拍照。」易可风摸过了烟,嘴角上扬著,「之前有个女明 星拍写真,有个道具是一盆樱桃,蜡质的,做的特别逼真。」

   「他不是给吃了吧?」

   「这不神奇,神奇的是他咀嚼了好一会儿说没味儿咽不下去。」

   「哈哈哈哈哈……」齐霁爆笑了出来。

   「你笑了,笑了才对,别让自己不开心。」

   「你啊……」齐霁呵呵的乐著,「可风你人真好。」

   「好吗?」

   「好啊。」

   「那昨天还被训了。」

   「哦?」

   「我们家那位嫌我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

   「那一定是他太苛刻。」

   「呵。他有苛刻的理由。」

   「哦?」

   「不说了,说点儿别的。」

   「你好像每次……都不爱多说他。」

   「是不知道说什麽好吧。」

   跟易可风相处的时间在齐霁感觉总是格外的快,因为易可风接下来还有工作, 饭局在八点前宣告结束。将易可风送回宽地摄影,齐霁折返,到家猛男欢迎。
   这房子太空。齐霁摸著猛男,顿感没有胡蔚的家,空而大。

   「玩儿?」

   猛男听见这声『玩儿』猛摇尾巴猛得瑟。

   「走,玩儿去。」齐霁去拿狗绳儿,手机响。

   备忘录提示:下周胡蔚生日!

   小纯趴在垫子上,瞅了瞅齐霁跟猛男,又合上了眼皮。哥哥很久没陪它玩儿 小耗子了。

   胡蔚在笑,在人人领到新名片而自己去後勤扒拉箱底之後还在笑。

   这算什麽呢?

   不就是挤兑人嘛,挤兑的还没什麽水平。

   胡蔚从不怕被人挤兑,最初是泰然处之,後来是见怪不该。

   还是那句话──算什麽啊?

   跟新单位遇到的种种问题,胡蔚都觉得不算什麽。

   不就是前头一位打完水回头看见是胡蔚跟後头翩然走之嘛,不就是等胡蔚去 扛那一大桶纯净水嘛。

   不就是办工资卡不让出纳陪著下楼扔他张流程让他自己跑嘛。

   不就是时不时大谈户籍扭脸问诶你不是北京人吧。

   不就是偶尔走过谁身边挨个白眼嘛。

   不就是……

  不就是这些芝麻绿豆点儿大的事儿嘛?

   算什麽?

   胡蔚就是笑。不知道该说这帮人幼稚呢,还是该说以前的圈子太深。这种毫 无实质性的伤害,屁都不算。

   爱怎麽著怎麽著,爱谁谁,老子也没空搭理你们。

   胡蔚乐著喝完半杯水,继续埋头对付软件去了。因为艰苦卓绝的地狱式集训, 他已经把几个软件摸得差不离了。跟温屿铭慢慢熟络起来,胡蔚脸皮也厚了,不 会问呗。鼻子底下长著嘴──别浪费。

   「晚上跟我参加一个活动。」在胡蔚潜心琢磨的时候,温屿铭忽然冒出这麽 一句。

   「啊?」胡蔚抬眼皮。

   「八点开始。」

   「什麽活动?」

   「Chill的男装新品展示。」

   「我……一定得去?」

   「我没强迫。」

   「哦。」

   「就是觉得你应该多看看,也多认识一些人。」

   「得。」胡蔚皱脸。你话说这份儿上,不去就是我不对了= = 郁闷的点头, 胡蔚随後给齐霁发了条短消息:「晚上晚归,勿等饭。」

   十分锺後收到回复:「知道了,别太辛苦^_^ 」

   抬头看看温屿铭,他仍旧埋在铺天盖地的图纸资料里。每当这时候,胡蔚想 想,总觉得温屿铭看起来那麽……可怜。完全自由的生活,恰恰是最不自由的生 活,因为没限制也就没自由可言。这是相对的。

   胡蔚对Chill选的展示场地很有好感。一家中等规模的pub被临时改 良,一切不那麽刻意,却又贴合展示的主题。加入大量东方元素的设计大胆不流 俗,Chill的设计师高田出生於日本,本来就是东方人,虽然以往他很少直 接把『东方元素』放进设计里,但在『中国风』的影响下,Chill黑色天鹅 绒的面料上也刺上了抢眼的图腾。尽管Chill对民族风的演绎有些西化,但 这并不影响全局。

   注视著舞台上来来回回走秀的模特,胡蔚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熟悉的是 那种不变的氛围陌生的是一张张面孔。跟他同期的那些人,不是已然看不上这种 舞台就是业已离开。

   整个展示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後面的场合才让胡蔚头疼。这辈子他最不爱记 的就是名字,符号嘛,可目前这正在挑战他的极限。在这种公式化的机械性的场 合,胡蔚很难不去钦佩温屿铭。一般人很难在这一行业坚持这麽久吧?不会厌烦?
   「你就不能用心点儿吗?」温屿铭递给胡蔚酒杯的时候暗暗皱眉。

   「我已然挑战极限了……」

   「你啊,这麽下去,混不出什麽18avmm千人斩大出息。」

   「无所谓,随意就好吧。」

   温屿铭叹口气,不想再说什麽了。

   「咱公司不是你就拎了我来吧?」胡蔚这会儿轻松了,开始东张西望。
   「除了你,别人不用拎。」

   「说的妙。」胡蔚点头,眼神左顾右盼,看来看去这些张脸全差不多了。锁 住胡蔚视线的是那张脸,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浮於人群之中格外醒目的脸。不幸 的是,那张脸上的眼睛也恰巧正看向他。

   「靠。」

   胡蔚的这一声「靠」让温屿铭顺著胡蔚的角度看了过去,「你熟人啊?」
   「我怎麽听出幸灾乐祸的意思了?」胡蔚低头,将酒杯放在了路过的侍者的 托盘上,「你最不上进的员工打算撤了。」

   「好好休息。」温屿铭笑得浅淡。

   出了会场,瑟瑟的冷风问候了胡蔚,他点了颗烟,收紧衣领,迈著步子向大 道方向走去。还不算太晚,十二点不到。刚想给齐霁拨个电话,身後就响起了三 步并作两步的脚步声,接近於小跑吧。

   「胡蔚?」

   听著那声音,胡蔚又把手机扔回了裤兜。转脸,吴凡正乐呵呵的看著自己。
   「你怎麽留这麽长的头发?看了半天我都不敢确信是不是你。」

   「这不还是看出来了嘛。」胡蔚吐出一口烟,垂下了眼睑。

   「几年没见了?」对方很热络。

   「夸张了吧,没多久。」胡蔚浅笑。

   「你怎麽……」

   「嗯?」

   「让我觉得陌生?」

   「头发闹得吧。」胡蔚不抬眼皮。他真是想不到会跟这儿遇上吴凡,刚温屿 铭那句『你熟人啊』还令他心有余悸。

   吴凡是以前最常跟胡蔚混一起的一个,乱七八糟的事儿俩人没少干。

   「你不吭不哈的就消失,大家都挺莫名其妙,谁也不知道你……」

   胡蔚没有让他说完,「不都知道世界真奇妙嘛。」

   「胡蔚……」

   「呵。」胡蔚将烟蒂丢到了地上,碾灭,「anyway,很高兴今天见到 你。还有事儿,拜~」

   手腕被拉住,胡蔚皱了眉头。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追上来就打个招呼吧。」

   「别让我烦你。」

   「……」

   「算我谢谢你,别挡著我做个好人。」

   「你这是什麽话?」

   「痴人说梦?」胡蔚甩开了那只手,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烟放到了吴凡的唇 边。吴凡叼住,借著胡蔚点燃的火儿深吸了一口。伸手拿下那颗烟,他笑了笑。
   「真走了?」

   「嗯,走人,回家。」

   「家啊……」

   「对,家。」

   「再听我说一句话。」

   「说。」

   「短发更适合你。」

   「得,知道了。」

   胡蔚上车以後靠在了後座上,手里的烟盒翻来翻去。吴凡最後还是吻了他, 虽然只是唇碰唇,可……那感觉真糟糕。

   「你回来啦?」齐霁听到门响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嗯,真冷。」

   「是啊,就跟你说多加件儿衣服,这两天正大风降温。」

   「呵呵,该听你的。」胡蔚换了鞋挂好大衣,走到沙发旁摸了摸齐霁的头。
   「诶,下礼拜你生日了吧?」

   「哦?还真是哈。」

   「自己都不记著?」齐霁色姐妹最新网址抬眼看著胡蔚。

   「你不是记得嘛,我好像就跟你说过一次吧?」

   「耶~我上备忘录了。」

   「真是高科技。」

   「你想要什麽礼物啊?」齐霁凑近了胡蔚。

   「我先去洗手。」

   「呃。好。」

   胡蔚进了卫生间,洗了手,看著镜子里的自己,又洗了一把脸。

   稍有些狼狈啊。

   他对自己说。

   出来齐霁还窝在沙发里,捧著书跟阅读灯下看,他听见胡蔚出来,闪著大眼 睛问,「想好了没?」

   「嗯?」

   「礼物啊!」

   「……你把自己绑一蝴蝶结给我,我都没意见。」

   「你……」

   「哈哈哈哈……」

   「烦人!」

   「不烦人难道我去烦猛男?」

   小纯不知道什麽时候蹓躂到了胡蔚脚边儿,叼著小耗子不停的用尾巴扫著胡 蔚的腿,「我烦小纯吧。」

   「……」齐霁无奈。

   「诶,你干嘛老说烦人不说讨厌啊?」胡蔚将小耗子扔出去,坐到了齐霁腿 边儿。

   「我干嘛要说讨厌?」

   「我好接『不吃炒面』。」

   「这话你都知道?」

   「嗯,知道。」

   「後半句知道吗?」

   「知道但我不说,我一会儿还想吃点儿啥呐。」

   「哈哈哈哈……谁教你的?」

   「忘了。」小纯把小耗子叼回来,胡蔚胡噜著它的背,再扔。

   很多很多,都忘了,可遗忘其实不是坏事儿,那是给过去最好的纪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收藏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