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暴小说  »  【欲火焚城】(04)【作者:夜雨莹心】

【欲火焚城】(04)【作者:夜雨莹心】

|发布时间:2018-06-13 03:33
字数:73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不公的社会

       心中有泪怒控苍天无眼地狱煎熬夜半痴情化悲凉

  冥都笼罩在一片黑色的烟幕中,夜雨莹心站在宫殿的阳台上向外眺望,这里要比天空之都大好多,侍卫清一色的帅哥,就连侍奉的奴婢也是美的出奇的男子,夜雨莹心茫然的看著别人忙碌的身影,自己的未来究竟是什麽样子呢?

  忽然一中熟悉的气息从远方传来,是他,冥河王子。夜雨莹心清楚的记忆著这个气息,即使想忘记都不可能,那是主人的气息,是他一生都要侍奉,要保护,要为了他奉献出一切的气息。

  「夜夜,回寝宫吧,冥界夜晚的空气很污浊,这里和天空之都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你以後渐渐都会明白的。」

  「以後?」夜雨莹心茫然的看了看冥河王子。

  「恩,当然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母亲「那一关了,今天早点睡觉,明天」母亲「要召见的。」冥河把夜夜揽入怀中,半推半拥的带他回到寝宫:「『母亲』大人很难相处,你一定要顺从『她』的意愿,不然可就真的是大麻烦了。」
  那一晚,冥河并没有再和夜雨莹心亲密,他和夜夜聊了很多关於冥界的事情:
 欧美性爱 冥界是除了圣域,魔界,精灵国度以外的第三世界,本来冥界并没有任何扩张的野心,但是由於天帝和魔王连年的战争,很多将军,武士和恶魔死後都在死亡国度里徘徊,而精明的「冥界女王」以让他们复活为条件,让这些曾经的英雄成为了冥界最有价值的傀儡。而且冥界的各种使节也不失时机的去挑拨各个小国家中的纷争。年复一年的战乱终於使得冥界有了足够的势力,当冥界女王终於有了把握来称霸世界的时候,精灵国的超强恢复术使死亡国度里最有价值的傀儡变的不堪一击——即使再强大的魔物只要用复活术,那麽他就可以摆脱冥界女王的法力。因此从此以後冥界女王非常痛恨精灵和懂得复活术的神灵以及人类的祭祀,这次夜雨莹心和冥河之女的婚姻事先并没有知会「冥界女王」,因为夜雨莹心的境地十分的不妙,很有可能会因为一句话,而身首异处。

  那一晚冥河还告诉了夜夜很多很多,可是不久黎明的曙光划破了黑暗,「女王」召见的传令声,也徐徐回响在寝宫门口。

  冥河把夜雨莹心领到了皇宫的入口:「夜夜,你要记得我的话,不要忤逆那个男人。」

  夜夜看了看冥河王子,点了点头,独自向著宫殿深处走去。

  「冥界女王」高傲的做在宫殿的最高处,他看了一眼夜雨莹心,轻佻的说:「我还以为是什麽样子的精灵贵族,原来只是一个长的帅气,懂得四处勾引人的小家夥。」

  夜雨莹心徐徐跪了下来,不失礼仪的说:「父母生就的样貌,虽然我无力改变,但是陛下和微臣接触久了,自然会知道我其他方面的本事。」

  「呵呵,其他方面的本事?」「冥界女王」大手一挥,将夜雨莹心提到自己的面前:「不用以後,现在我就要来看看你淫荡的手段,来讨好我吧,我到要看看夜梦这个骚货的弟弟都跟他学了什麽本事。」

  「你,你……」夜雨莹心在进入宫殿以前设想了很多意外,但是这个突发的意外实在出忽意料之外。难道在冥界里的男子要被一家里几个人玩弄?不,自己的高贵身份不容许他这样肆意玷污:「陛下的玩笑开的过份了点吧,夜夜不是很明白。」

  「少装了,说,夜梦派遣你来勾引我的儿子究竟是为了什麽?以夜梦的性格,肯定是叫你通过冥河来接近我,打算来霍乱我的宫廷吧。」「冥界女王」把夜雨莹心狠狠的摔在地上。

  夜雨莹心终於忍不可忍了,原来夜梦早就知道冥河王子是个男人,这样他竟然还把他送给冥河王子!他嘶哑著嗓子尖叫著:「我不知道夜梦和冥河到底有什麽交易,但是我真的很讨厌他,也讨厌这个婚姻,如果您不相信我,那麽太谢谢了,把我放逐出去,或者取消婚姻都好,我会从心底感谢您的。既然您不相信我,何必留一个不相信的人在身边呢?放我走吧,好麽?我讨厌政治婚姻,我讨厌夜梦,我更讨厌……」

  「你还讨厌我,是不是?」「冥界女王」面无表情的问道。

  「如果您不生气,是的,我讨厌你制定把男人作为玩物的社会制度,我讨厌主观臆测我的人品,我讨厌这个国家,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希望马上离开,一秒也不留。」

  「呵呵,小子你真的很幸运,如果是别人我早就杀了他了,但是今天我心情很好,而且我也挺喜欢你的样子的。」「冥界女王」在夜雨莹心的脖子上强吻著,「今夜好好侍奉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夜雨莹心无神的眼睛中忽然闪过一丝杀意,他悄悄的拔除靴子中的匕首:「既然陛下喜欢这个游戏,我就奉陪到底。」

  「冥界女王」始终不是泛泛之辈,轻易就将夜夜手中的匕首夺过来:「可爱的小猫要知道对主人收起爪子,今天我要好好教教你。」「冥界女王」阴险的一笑。

  「冥界女王」将压在身下的夜雨莹脱光了,露出他完美健壮的裸体。忽然夜夜感觉到背後也有一个人抱住他,他回头一看,不禁惊呆了,也是一个冥界女王!
  「你要做什麽!你这个死娘娘腔,放开我!」夜雨莹心不甘的挣扎著。他知道冥河女王肯定也是一个男人,如果再不反抗後果不堪设想。

  冥界女王并没有回答什麽而是一前一後抱住了夜夜的裸体,用自己的身体贴紧他,并开始慢慢地摩擦。夜夜意识开始模糊了。他只能感觉到有一个男人用他发达的胸肌在自己身上摩擦著,不是的用他的乳头挑逗著自己柔嫩的肌肤。不知道是谁的手搂住他的虎腰,用胸肌按摩他宽阔的背部。一阵阵的麻酥过後,夜夜张开眼睛看到两个魁梧的男人,在他的身上不断吮吸著。

  「你,你就是冥界女王?」夜雨莹心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你可以叫我阿龙,嘿嘿,」陌生的男子淫荡的笑了笑,「不过我确实是冥界的最高统治者。」

  夜雨莹心还想问什麽。可是陌生的男子已经一路用湿热的舌头,沿著粗壮的脖颈,宽厚的肩膀,结实的小腹一路吻下去,夜夜想回头寻找另外一个分身,可是他看到对方用灼热的眼神看著他,表情十分亢奋。

  忽然他感觉到一根粗大坚硬的棒状物顶到了自己的屁股,他立刻意识到:这是勃起的阳具!龙开始不断挺著自己的胯部,用他的龟头顶住夜夜的阳穴,慢慢揉压。夜夜只感到一股酥麻从胯下传遍全身,让他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忽然,前面的龙也开始了下体的动作。夜夜感觉到龙将他的粗大阳具探到了自己的手中,,那暴突浑圆的龟头正在自己的麽指周围慢慢研磨。

  两个阳具勃起的壮男,一前一後,夹住夜夜肌肉发达的裸体。到一阵阵快乐的眩晕後,不知不觉间,夜夜胯下的阳物也傲然挺立了。

  龙的两个分身不断刺激著夜夜红肿的阳具,终於龟头前端流出了大量透明的淫液。他们用手指从龟头上蘸取一些淫液,分别涂抹在夜夜的阳穴和自己的阳穴中。

  与昨天的淫药不同的是,经过龙手指浸染过的淫液更具有刺激性,火热的煎熬刺激的阳穴。夜夜再也忍受不住那种煎熬,飞快地把身上的护手、软盔、鞋袜都脱下,喘息声中,他的项圈也被他一把撕烂扔在一边,露出他健壮、肌肉饱满的身体,发达的胸肌,乌黑的腋毛,两粒男人的黑乳,六块坚实的腹肌……情欲的高涨让这位名满天下的精灵之王忘情的呻吟起来:「……啊……啊……」
  可是身边的两个人并没有停止动作,他们继续用下阴刺激著夜夜一张一翕的阳穴。夜雨莹心已经被龙高超技巧弄的失去了定力,只想把身体里的欲望发泄出来,他一手抓住自己的大阴茎不住搓揉,一手摸著自己的乳头,但是身子还是如同著了火一样,越来越热!

  忍受不住煎熬的夜雨莹心脑子一乱,一瞬间竟有无数张男人的脸冲了出来:冥河王子,冥王,强壮的将军,还有那个让自己心动不已的陌生人……一时夜夜竟有种扑上去把他们的衣服都扒光的冲动!他的手在阴茎上搓揉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健壮无比的身子被欲望扭曲著,颤抖著:「……啊……不……不……」
  此时的夜雨莹心并不知道他所受到的煎熬仅仅是龙的前戏而已,淫笑著的龙,欣赏著眼前的明媚春光,脸色忽然一沈。龙猛然将夜夜赤条条地压在身下,一根又红又粗的鸡巴「扑哧」「扑哧」的插在这个壮汉的肛门里,被自己淫液滋润过的肛门异常柔爽,夜夜被干的浑身舒服,还不住淫叫:「啊……大王……你的鸡巴好热……小弟屁眼真舒服……」

  龙冷笑著,多少年来这样的抽插让他有种王者的自豪感。他把这个男人翻过来,让他像狗一样趴著,然後从後面狠狠地冲刺。可怜的夜夜根本无法承受龙粗壮的阳具,肛门已经流出了血丝,可他一点也感觉不到,反而把腿劈的更开,让龙插的更深。

  「小子,你爹还活著的时候,我就想那麽操他了,谁让他总和我作对!不过今天的你就好好尝尝我淫魔技的厉害!」这麽一想,龙的鸡巴更用力了,他的手还狠狠地抓住夜夜的阴茎和睾丸,用力地捏。

  夜夜啊啊地叫起来,扭动著身体想摆脱那种痛苦,龙才不会放过他,依然狠狠地捏著他的鸡巴和睾丸。「说,你想被我操!你以後要天天让我操才爽」龙隐隐觉得征服这样一个男人实在是一种幸福,因为他曾经深爱过夜夜的父亲。夜夜已经窒息得要射了:「啊……我,我想被你操……求求你操干我吧,」「说,你爹也想被我操」「我……我……我爹也想被你操」夜夜定力全消,但是眼泪却偷流了下来。

  「就是这张流著泪的脸,」龙不禁陷入了沈思,多少年前就是这张流著泪的脸曾经让自己一再的心动。想著想著突然腰上一凉,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感冲上来,他将夜雨莹心强行压倒!「啊!啊!啊!」大叫几声後,鸡巴连续抽动,一股白花花的热精喷进了夜夜的肛门深处!

  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时间。身後的龙还没有完全将阴茎拔出,在前面用阳穴勾搭自己阴茎的龙马上继续攻了上来。

  让夜雨莹心深深吃惊的是,如果後面的龙是一个正人君子的话,那麽他前面的龙就是一个卑鄙小人,那个龙淫邪的笑著,在夜夜脖颈、胸膛、乳头上拼命吮吸,还用牙齿轻轻地磨那乳头。夜夜只觉这龙的舌头到那里,自己那里的身体就发热,平常从来没有过的欲望也翻涌起来,竟然让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屁眼被无数大鸡巴狂操的情景。这麽一想,夜夜再也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那根大鸡巴竟然完全勃起了!高昂的龟头足有鸡蛋大,闪著红色润泽的光芒!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我又何必一往情深,有些事情我现在无力去问,但是我一辈子都愿意等。」冥河王子不知道什麽时候偷偷站在大殿的石柱後面,他紧咬银牙,虽然痛恨,却豪无办法。

  「似乎有观众呢,」龙偷偷的对夜雨莹心说,在阳具上的手,更加了一把力。
  「啊——!!!」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精灵国的人都是个正人君子,无欲无求呢,搞了半天也喜欢这调调啊!」龙见夜夜鸡巴不断勃起,居然不比自己引以为傲的阳具小,更是心痒难耐,一把抓住鸡巴,上下搓揉:「看你那麽装摸做样,其实暗爽的很吧!」

  「不,不要……恩,啊——」夜夜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

  龙嘻嘻一笑:「我的精灵亲王,你还不求饶麽,我可要摸你的小屁屁了!」说著狠狠的向他腹部一记重拳,龙是不会让自己的玩物那麽快感受到幸福的。夜夜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可是现在的他还能做什麽呢?愤怒中,他唾了龙一口。龙见那副又气又怒的神情,更觉兴奋,故意面向冥河王子的方向,将夜夜的鸡巴含在嘴里,不住吮吸。

  夜夜没想到他还会在钓自己胃口。都这哥哥我难受你帮帮我个时候还把自己的鸡巴叼住,但是他又不能求龙快插自己,很快那种又热又软的触摸他再也忍受不了,「啊」地叫了一声。龙哈哈笑道:「是不是很爽啊,要是你们国家的人知道你居然和男人光著身子舔鸡巴,不知道会怎麽奉承你呢!哦,对了,他们都以为你娶的是个女人,可事实是你被当作女人被我们全家人操,哈哈哈哈哈!」说的夜夜又羞又急,叫道:「放开我!淫贼!放开!」

  龙哪里肯放,反而吸的更用力,夜夜只觉鸡巴上的热度一再升高,那种感觉也越来越舒服,自己反抗的意识正在它的进攻中消退,极是惊骇。龙吸著吸著,一手去摸他的乳头,一手去捏硕大的睾丸,夜夜已被他搞的浑身发热,这麽一捏更让他难以忍受,嘴里轻轻地发出了两声呻吟。

  这个时候身体後面的龙也加紧了动作,几根手指毫无先兆的插入了那满是淫液的阳穴:「恶魔!」前後夹攻的刺激,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只有几次性经验的人可以接受的,汗水一滴一滴落到了地上。

  龙见夜夜的欲火已经被挑逗上来,决心将他最後的男人的尊严一并摧毁。他一边吻著夜夜的鸡巴,一边将粗壮多毛的大腿进一步掰开,手指不停的翻弄著隐藏著的男人的秘穴。夜夜下意识地挣扎著想并拢腿,反而被龙分的更开。

  「哈哈哈,你看,搞了半天你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哈哈,不错!我这个婆婆很好相处的」龙若有所指的对著冥河王子藏身的地方挑逗的说,此时的冥河王子早就看得浑身发热,裤裆早已高高顶起。

  可怜的夜夜仍拼命抵抗著欲望的吞噬,但他怎麽敌得过如狼似虎、手段高明的龙呢!只见前面的龙的喉咙一伸,竟然把自己的鸡巴完全吞没,跟著脖子一动,又把那根红红粗粗的鸡巴吐出来……

  这是「母亲」独门秘技「吞阳术」,冥河看的满头大汗,听父亲说,这招数对付男人从来没有失败过,保证叫他们欲仙欲死!果然,没有几下,被挑逗良久的夜夜终於控制不住身体欲望的大潮,「啊」地大叫一声,身体连抖几下,把一股白浆喷在了龙脸上!

  「小子,你还不认输麽?再不求饶,我还有好多法子来收拾你!」龙把夜夜的精液擦在他的嘴上,高潮过後,夜夜更是悔恨气愤,眼睛直瞪著龙,好象要活活吃掉他似的。龙不禁赞道:「真不愧是」他「的儿子,真是硬骨头!不过,我就喜欢搞你们这些硬骨头!」他哈哈笑著抬起自己早已坚硬如钢的阳具,抓住夜雨莹心的头发:「给我乖乖地舔吧!」

  「不!不要!」夜雨莹心不屈的反抗著,可是身後猛然又插入的阴茎立刻就让他痛苦的呻吟起来:「哦,杀,你杀了我吧。」

  夜夜拼命挣扎,可是面对前後两大攻势丝毫无用,龙黑红粗大散发著男人气息的鸡巴头还是逼了过来,在他粉嫩的嘴唇上擦来擦去。夜夜刚要破口大骂,那巨大的鸡巴已经长驱直入,插在了他口中!夜夜恶心的几乎要吐出来,口中和下体又是被龙的鸡巴一阵乱捅。他看著龙肌肉虬劲的身子,不知怎麽竟然又想起了那个不施援手的陌生男子,这麽一想,他刚刚软下去的鸡巴竟然又有了反应!他想遮挡住自己的身体,但已经被龙看在眼里:「哈哈哈哈,竟然这麽喜欢男人的鸡巴,居然又硬了!看来以後要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好材料了。嘿嘿」

  夜夜在羞怒之中,被龙强拉倒在床,双腿被大大分开,露出黑毛之中的秘穴。龙蘸了点精液,轻轻涂在自己的粗大的龟头上。顿时一股强大的旋涡向夜夜全身袭来,又兴奋又刺激,跟被冥王强奸的那天晚上一样的感觉。

  「你用妖术?」夜夜啊地叫出声来,果然,龙的阴茎和那天冥王的阴茎一样剧烈的旋转起来,巨大的离心力让夜夜感觉到极端的恐怖:「我现在的小穴里还插著一个呢,求求你,我不要玩双星拌月!」

  龙明白自己找到了这个相貌俊美,身材健壮的男人最敏感的弱点,他很不自信自己的能力:「嘿嘿,你放心,我的技术比冥王高一万倍,你会爽死的。」说著他又摸了摸正在被自己另外一个分身狂操的小穴,紧蹦的弹力让他对这个尤物充满了信心:「那麽好的阳穴不多插几下真可惜。」

  龙的手指头在夜夜的肛门处不断抚摩,与那黑黑带著男人体臭的阳具一起刺激著夜夜肛门。终於夜夜的阳穴在龙高超的技巧挑逗下开始更家开阔,不断的一开一合,宛如一朵盛开的黑色菊花。夜夜的鸡巴也再次高昂起来,龙的手上也更加用力:「不是怕承受不下麽?恩,看来还很有空间呢。」

  夜夜想挣扎,可是欲望终於打败了理智,他扭动著强壮的身体,龙的指甲在自己肛门上刮过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的爽!而且另外一个分身的阴茎粗壮的也让他口水直流!「啊……啊……」夜夜终於控制不住了,轻声呻吟出来。龙哈哈笑道:「就是嘛,爽就叫出来麽!我会更好的满足你的」说著用自己粗壮的阴茎也加入了进攻的行列。两跟粗大的阴茎捅著夜夜的娇嫩屁眼,夜夜啊地大叫,屁眼紧缩,但是龙的阴茎早已经在自己精液的润滑下捅进了他的屁眼!

  龙的阳具宛如有生命一般伸伸缩缩不断在自己的小穴内纠缠著,夜夜只觉屁眼中传来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像一团火焰一样要烧尽他的身躯,他最後的理智似乎就要丧失,忍不住「啊??」「啊??」地大声淫叫起来。

  龙得意地说:「搞了半天什麽什麽垃圾亲王叫床的声音也和那些臭男人一样啊!」他忽然停住了在肛门处的抽动,笑呵呵地说道:「小子,还不认输麽?」夜夜喘息著说:「啊……不……除非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不放过你。」他每说一个字,龙的阴茎就在他屁眼里扩大一分,高速旋转的阴茎在夜夜的小穴中闹的天翻地覆,但是龙并不放过他,忽然将夜夜的屁股高高的台起,两个通红的阴茎远远的瞄准著。

  「不,不要,」夜夜看著如此的情形,吓的魂不傅体:「会死掉的。」
  龙并没有因为夜夜的求饶而停止,他一脸坏笑:「大哥哥来了哦」猛的将两个阴茎一刺到底!巨大的碰撞声後,夜夜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快感,两个阴茎让他感觉到腹内竟然暖暖的,终於被捅的欲仙欲死,恍惚中的他竟然说:「……我……求饶……」阳穴内的淫水又不断的流了出来。

  龙见夜夜的屁眼又有了淫水,而且被自己捅得松了许多,知道时机差不多了,把自己又粗又大鸡巴提了出来起来,叨念著奇怪的咒文,对准郭靖红润的肛门,慢慢地捅了进去。「啊……」夜夜不禁惨叫一声,这次屁眼被粗棒插入的感觉太特别了,疼痛之後就是一阵难言的快感,夜雨莹心强烈的觉得自己肛门四壁似乎都被阿龙的大鸡巴塞住了,那滋味又充实又刺激!

  终於精关已破的夜夜,龟头处流出大量的淫液,猛的射向龙的胸膛。

  龙嘿嘿一笑:「是最後让你永远做我奴隶的时候了,以後你会什麽都不知道,只想被我操。」龙不断的抽插著,继续叨念著咒文。

  忽然大殿中回响著一声熟悉的歌声:「原以为可以独享这月夜的美景,蓦然回首却发现身後若隐若现的影子,竟如心中的你一样挥之不去``幸福的彼岸吗?」
  虽然不知道歌唱者是谁,但是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悲伤与哀怨。

  龙终於停下了胯下的动作,虎毒不食子,听著自己儿子如此哀怨的声音,他终於放弃了奴化夜雨莹心的打算。龙收起了分身,转身欲离开。这个时候夜雨莹心终於找到了时机,他捡起地上的匕首,猛的向龙的心脏刺去:「你这个混蛋!」
  「啊……」一声凄厉的哀号响彻宫殿,夜雨莹心的行刺并没有成功,相反龙把那把匕首刺进夜雨莹心的大腿深处。

  「侍卫,把行刺的人给我抓下去。」龙在夜雨莹心身上一逞兽欲後立即反脸无情:「昭告天下,精灵亲王夜雨莹心背负刺杀使命入赘冥界,现在已经被我抓住。明天立即连同随行一起处死。」

  看著被侍卫拖走的夜夜,龙回味的说:「可惜是个养不熟的小子,不然真想多留几天的。呵呵。」

  作者语:即使感叹自己命运的蹉跎,即使悲伤亲情的沦落,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难道——爱才是是最後解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收藏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