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肉回忆录之狐娘】作者:林艺冉 - 强暴小说 - 亚洲黄色网站-欧美色情网-台湾色情网-日韩色情网4438x
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肉回忆录之狐娘】作者:林艺冉

【淫肉回忆录之狐娘】作者:林艺冉

|发布时间:2018-06-13 03:33
 字数:70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着的木炭所发出的香气,位于屋子中央的木炭堆发出阵阵 暖色的亮光,将整间屋子的气氛渲染的温暖与暧昧。

   苏紫晴坐在吧台旁边,纤细的手指摇晃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杯中的红色酒 液也随之轻轻晃动。

   她毛茸茸的大尾巴从座椅上垂到了地上,轻轻的摆来摆去。

   她微瞇着双眼,注视着那被串在木炭上堆上,已经被烤熟的犬类少女,诱人 的油脂从她娇小的乳房滴到了火炭上,随着「刺啦」一声便化为了一缕青烟。
   而她身上的肉也渐渐地被屋内的人类客人分割干净,似乎无论是在哪里,兽 娘之中的犬类少女的肉总是特别的受欢迎。

   兽娘,亚人种,是一种比人类低贱,却又遍布这一片大陆的动物。

   这种动物的起源已经无人知晓,现在的人们只知道兽娘只能通过接受男性的 精液方才可以繁殖下去,而其所繁殖的后代却只有雌性,因此,兽娘只能依托于 人类才能够生存下去。

   并且由于兽娘有着类似人类女性的外观,因此越来越多的男人开始饲养各种 兽娘当做宠物,或者是劳动力,甚至是——食物。

   苏紫晴是一只19岁的狐族少女,自从她8岁时被这小酒屋的老板娘收养, 这已经是她在这里度过的第十一个年头了。

   尽管她刚刚被老板娘收留时浑身脏兮兮的,尾巴上的毛也不再油光,任谁看 都会嫌弃。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狐类少女天生的丽质就渐渐的散发了出来——饱满的 胸脯,修长的大腿,油亮的尾巴,以及那充满魅惑的眼神!

   使得老板娘对她的报价为六千金币,尽管如此,她仍旧对老板娘心存感激, 因为若不是她,恐怕她早已不知道进了谁的肚子里。

   要知道,狐类少女可是众多男人梦寐以求的性奴与食材。

   「看什么呢喵~ 」一只支棱着一双猫耳,身着一身女仆装的兽娘正在吧台里 晃着调酒杯,调配着客人所点的酒液。

   这是一只同紫晴一样大的兽娘,同时也是老板娘的女儿——李依云,在老板 娘被一位人类主顾买走,宰杀后,这家地处偏僻的小酒屋就被交给了她,而依云 的报价则和紫晴的旗鼓相当,同样也是六千金币。

   「你猜咯~ 」紫晴的红唇抿了抿杯中的酒,面露同情的望着那已经变成森森 白骨的犬类少女。

   「她才15岁吧。」紫晴舔了舔嘴巴。

   「没办法~ 谁让犬类的兽娘既便宜又受欢迎呢?再说这都第几次啦,别这么 多愁善感好不好。喵……」李依云撇了撇嘴巴,在调好饮料后便快速离开,和其 它那几只猫类兽娘招待客人去了。

   小酒屋坐落于两座人类的城市中间,正好处于一片没有人类管辖的地带,而 这片权力真空的地带,也确保了小酒屋可以长久的幸存下去。

   而又由于老板娘经常收留无家可归的兽娘的原因,这里也渐渐的成为了兽娘 们的庇护所,尽管这里每天也会烤制几只兽娘来招待客人。

   随着轻柔的音乐缓缓响起,紫晴也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她的脚随着音乐 踩着节拍来回走动,身体则随之一起旋转。

   高跟靴踏着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而紫晴那蓬松的大尾巴也随着旋转挥舞起 来,裹住了她的娇躯。

   她身着红色的裹胸裙,裙子的边缘则点缀着白色的棉,舞动起来如同一朵跳 跃的火焰,而从尾巴之中不时露出的妩媚的眼神!

   更是让那些男人们血脉喷张,大声叫好,时不时的扔出几枚金币砸在紫晴的 身上作为打赏,尽管来这里的客人大多都是不怎么有钱的人。

   舞完一曲之后紫晴伸了个懒腰,便信步来到了后厨,此时,刚好有一队犬类 少女被送了过来。

   「啊啊,一共是六只是吧?好的等下……」依云手里拿着一块板子,潦草的 写着些什么。

   「一只十金币,一共是六十,麻烦收好~ 谢谢喵~ 」依云嘴里叼着板子,从 她的女仆装里掏出来了一袋金币,递给了在一旁早已等的不耐烦的豹类女孩。
   「真能墨迹。」那女孩嘀咕了一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合作愉快喵!!」依云不依不饶的追出了门外。

   对着已经走远的兽娘说道。

   「至于吗。」紫晴撇了撇嘴。

   「你懂啥,搞好了关系她才能给我们提供更好的肉畜啊喵。」依云饱满的胸 前顶着写字板,手上快速记录着什么,头也不抬的说道。

   紫晴没搭理手忙脚乱的依云,将目光投向了那六只浑身赤裸的犬类女孩。
   她们的手腕与脚腕上都绑着铁链,尾巴也都紧紧的贴着股沟,瑟瑟发抖的挤 在了一起,最大的不过十七岁,最小的估计也只有十四岁。

   「紫晴紫晴,快点杀一只,前面的那只已经快吃完了喵!」依云将手里的写 字板放下后便屁颠屁颠的又回到了前台,只剩下紫晴和一只同样在打下手的猫娘 女仆,晶晶。

   紫晴叹了口气,解开了一只犬娘的铁链,那只犬娘惊恐的看着她!

   「不要汪唔!姐……姐姐……放了我吧汪唔!」紫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 与晶晶一起将她拖了出来,绑在了宰杀台上。

   犬娘用力的挣扎,头上那毛柔柔的耳朵炸起,尾巴不停的摆动,她试图挣脱 手上的绳索,却不料绳索随着她的挣扎越发的紧凑,最终,只能被晶晶用力的按 在了身下。

   紫晴的尖刀在犬娘的脖子上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捅了进去,锋利的刀 刺破了犬娘光滑的皮肤,捅穿了她的动脉以及气管,最终顺着脖子刺破了她的心 脏。

   「唔噜噜……咳咳……唔……」犬娘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响,眼睛瞪得 大大的,尾巴被紧紧的夹住,身体猛烈的抽搐,但这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没 过多久她便慢慢停止了挣扎。

   「呼……」紫晴和晶晶都松了一口气,晶晶的黑丝袜和女仆装上都沾满了鲜 血,当然紫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被犬娘挣扎时所喷出的鲜血弄得全身都是。
   紫晴将绳索解开,为仍旧在微微抽搐的犬娘松了绑,之后便将肉钩刺穿了犬 娘的脚面,倒挂了起来。

   晶晶则将剩下已经受惊的犬娘牵到了笼子里,放上了一盆煮熟的下水。
   紫晴将犬娘紧紧贴住下身的尾巴拨开后便将刀插进了犬娘下身的肉缝中,光 滑的阴阜没有一丝的毫毛,白白净净的如同一块羊脂玉一般!

   但是紫晴可没有时间来欣赏着块玉了,手按住犬娘的一只大腿,另一只手便 持刀向下划去,为犬娘人人操,操操日来了一次大开膛。

   内脏因为重量的作用一下子便涌了出来,紫晴熟练的分解着犬娘的各个内脏, 将下水分类装好之后。

   紫晴才割掉了那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将穿刺杆从犬娘的屁眼里直插出了嘴 巴,再一刀割下犬娘的尾巴之后。

   才放心的与晶晶一起将她送到前台去烧烤了,而前一只犬娘则被撤了下来, 所剩下的白骨也准备喂养新来的那几只犬娘了。

   日子便这么一天天的过着,苏紫晴与李依云还有那几只猫娘每天都在忙忙碌 碌的工作着。

   紫晴跳完舞后便会去后厨帮忙处理食材,或者是到前台来服侍客人,依云在 忙完前台之后便会出去几趟,到那人类的城市订购些不同的种类的兽娘,偶尔也 为客人改改口味。

   而由于老板娘已经去世了的缘故,酒屋里的女仆数量也没再增长过,反而因 为有些女仆被客人吃掉的缘故数量一直在下降。

   「路上小心喵…啊啾!」依云裹着个被子,没精打采的靠在小酒屋的门旁, 吸溜着鼻子对正骑在人马上的紫晴嘱咐道。

   「知道了,你也真是的,都冬天了还不注意点保暖,都感冒了,快回去吧。」
   紫晴身上穿着一件红色面料,边角用许些白色棉絮点缀的棉大衣,里面则依 旧是那副打扮,不过那双美腿上却多了一双黑色的棉丝袜。

   「知道啦喵…早点回来喔…要是没你跳舞的话我们的营业额会少不少的…」
   依云裹着棉被缩回了门里,瞅了瞅在屋子里正在忙碌的女仆们和那些正在交 谈的客人们还有那正在烤架上旋转的兔娘,跐溜一下便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走吧,去北城。」紫晴一边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大衣企图抵御寒风的侵袭, 一边对被自己骑在身下的那名叫管文文的人马说道。

   「好的~ 」文文调整了下姿态,同样用双手裹住了自己的大衣,然后便向着 北城跑去。

   尽管已经时至冬天,但是北城里的兽娘市场依旧是一副热闹的景象。

   紫晴牵着文文在大街上走着,全然不见那些正将色瞇瞇的眼光投向她的男人 们,而文文则慢慢的跟着紫晴,好奇的打量着这坐落于城市中心的兽娘市场。
   紫晴自此前来的目的便是与那一直为她们提供肉用兽娘的商人继续签订续约, 如果不是依云生病了的话,这原本应该是她的活的。

   「还是和原先一样吧,每个月十二只犬娘,额外再加定一只兔娘或者是猫娘。」
   紫晴掏出了一袋一直揣在自己怀里,还带着一丝体温的金币。

   「这是四百金币的定金。」柜台后的女孩简单的清点了一下金币后便放进了 抽屉里。

   「恩恩,知道了,欢迎下次光临。」

   紫晴晃了下尾巴轻轻点了点头,目光仍旧有些羡慕的看着柜台里的女孩——那外表与她极其相似,但是命运却截然不同的人类女孩。

   文文手里拿着个草饼,一边啃着一边打量着对面那一家人马贩卖行,那家的 人马质量似乎蛮不错的。

   这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有三匹人马被卖出去了,大部分人家买人马的目的 无非是拉货与骑乘,不过也有少部分的人会将她们宰杀或者是取奶。

   这也得益于她们硕大的乳房,在能够提供优质乳汁的同时,她们的乳房也十 分的美味,而且量足。

   「走,带你吃饭去!」紫晴从大门走出来后便伸了个懒腰,拍了拍文文的马 背,轻松的说道。

   「真的?吃什么呀?」文文一听便将剩余的草饼吞进了肚子里,有点期待的 问道。

   「吃鱼吧,好久没吃了~ 」紫晴咂了砸嘴,似乎是在回味着鱼的味道。
   「一条人鱼够咱吃的吗~ 」

   「一条不够就两条咯~ 」紫晴说罢便朝外信步走去,身后的文文迈开四蹄赶 紧跟了上来。

   「一共是三百六十个金币喵呜。」一名穿着暴露的猫娘侍女手里拿着笔在单 子上快速的记录着。

   「请稍等~ 菜品马上就来。」很快,一只矩形的鱼缸就被推了上来,狭小的 鱼缸里面正有一只小人鱼不安的游动着,漂亮的尾巴不停地击打着水面。

   紫晴手里拿着一杯奶,翘着腿看着鱼缸里的小人鱼,而文文则有些害怕的缩 在了紫晴的身后,眼睛纠结的不知道该看哪里。

   只见那浑身只穿着一件围裙的猫娘走到了紫晴的面前。

   「你好,你点的红烧人鱼到了,请稍等片刻,马上就好,喵呜。」紫晴点了 点头,那猫娘便将一根电线猛地插进了水里。

   「呀啊!!」只听得小人鱼惨叫了一声,之后便在水中疯狂的开始挣扎,不 过她的挣扎也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很快便只剩下身体微微的抽搐了。

   直到这个时候猫娘才把已经泛着白眼的小人鱼捞了出来,用一个铁钩刺进了 小人鱼的下颚,又从小鱼人的嘴巴里穿出,将还在微微抽搐的小鱼人吊了起来。
   这只小鱼人看模样似乎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由于人鱼的特性,胸前的乳房 也才刚刚开始发育,没有多少的肉,不过那下半身里所蕴藏的鱼子却是许多人的 最爱,同样也是紫晴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

   那猫娘熟练将人鱼下半身的鱼鳞刮洗干净,而人鱼只能通过无力的摇晃进行 反抗,而她那剧烈起伏的胸口也在显示着她所遭遇的剧痛。

   猫娘将手中的开膛刀捅进了人鱼的脖子里,划到了她的腰处,并没有切开她 的鱼尾,只是拿着一只匕首,将她上半身的内脏活着给割了下来,只将人鱼的生 殖器官留在了体腔内。

   随后便抄起一把砍刀,将她的头与身体分离了开来。

   猫娘宰杀,烹饪人鱼的速度很快,前后不过四十分钟的时间便将一只刚刚还 在活蹦乱跳的人鱼变成了现在正摆在紫晴面前的美味!

   人鱼的头被摆放在了盘子的一边,而身子则正冒着热气,由辣椒与香菜点缀 着摆放在盘子里。

   紫晴将勺子伸进了人鱼的体腔,舀出来满满一勺的鱼子放入了口中。

   「恩~ 味道不错呦,文文你也来点。」紫晴的尾巴兴奋的在地上扫来扫去, 又将一勺鱼子送给了正在忙着吃人鱼下半身的文文。

   不得不说,人马的食量确实是够大的,一整条的人鱼紫晴也就吃了几勺鱼子 和人鱼的一条胳膊就已经饱了,而剩下的部分则让文文给包了个圆,将人鱼吃的 只剩下森森白骨。

   吃饱喝足的文文精神饱满的在路上小跑着,背上驮着正在打哈欠的紫晴,下 午的风已经不像早上那样猛烈了,阳光也透了出来,照耀着大地上的白雪。
   「紫晴姐,你以后都想干什么啊?」文文回过头来看着背上的紫晴。

   「我吗?还是在酒屋里呆着呗。要是哪天能有人把我买下,那就跟他走,没 有的话就和依云打理小酒屋好了。」文文点了点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紫晴聊着, 同时看看已经逐渐暗下的天色,不禁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嗖!」一个东西伴随着破风声迎面就冲着文文飞了过去,文文没有反应过 来,被那东西撞了个正着,接着她的前蹄便被紧紧的缠住,随着一声惊呼,接着 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将背上的紫晴也摔的飞了出去。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紫晴狼狈的爬了起来,紧张的看着远处飞奔而来 的人马,护住了身后狼狈不已的文文。

   只见得那几匹人马迅速的靠了过来,将紫晴严严实实的围在了中间。

   那几匹人马全身穿着坚实的盔甲,全身只有一双冷厉的眼睛露在外面,手里 则拿着一柄巨大的战斧。

   「呦,看来情报没差嘛,还真是一只狐狸。」一名骑着人马的大汉从人马的 马背上翻了下来,将手里的斧子扛在了肩上,在寒冷的冬天里依旧光着膀子,肆 无忌惮的展示着他那令人心惊肉跳的伤痕和纹身。

   「嘿,老大,这只狐狸怎么说也要四五千金币呀,如果剥了皮那价钱至少要 八九千呀!都顶上咱们几个这三个月抢到钱了!」一名身材不怎么粗狂的汉子也 跳了下来,用手挑起了已经浑身是汗的紫晴的下巴,挑逗似的说道。

   「主人,我建议我们还是将她们带回营地再处置为妙,北城的巡逻队快要过 来了。」一名同样骑在马背上,脸上涂抹着花纹,有着健美身躯的女孩说道,从 她的尾巴看过去,似乎是一只豹娘。

   「废话,我知道。」那大汉不耐烦的一挥手,接着就给了紫晴一脚,将紫晴 踹翻在地之后便扛上了自己的肩膀,任凭紫晴在自己的肩上挣扎,接着便将文文 一起捆上了自己的的人马,向着远处绝尘而去。

   「哦哦哦!」

   「哈哈哈,爽!」

   紫晴双手紧紧的抓住笼子的铁栅栏,无助的趴在笼子里看着外面的一幕:已 经被打断四蹄的文文此时正在被强盗们轮奸,她的下体不断的涌出白色的液体, 剧痛使得她昏迷不醒,但这并不妨碍强盗们对她进行蹂躏。

   这是紫晴和文文被绑到这里来的第五天了,几乎每天文文都在经受着这样的 折磨。

   但是唯独她却被剥光了衣服关在了笼子里,据说强盗们是为了等待一位肯出 高价买她皮的人,而这个人,或许今天就要来了。

   强盗们的肉棒在文文的下体里抽插,而四周其它的人马却面无表情的该干嘛 干嘛,或许是已经习惯了的缘故,直到两匹人马拖过来一个巨大的铡刀,众人马 的表情才终于严肃了些。

   紫晴惊恐的看着那巨大的铡刀,她在酒屋里工作的时候曾听过那些人类谈论 各种宰杀兽娘的方式。

  其中给她印象最深的便是那用铡刀将人马的上半身与马身份开残忍分开后将
   上半身扔在地上,欣赏人马的惨叫与挣扎,由于生命力强大的缘故,往往人 马会过很长时间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紫晴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她也意识到那名要出高价买她皮的人或许已经来 到了。

   昏迷不醒的文文被拖到了铡刀上面,她上半身与下半身的连接处被置于了铡 刀之下。

   「喔喔!」强盗们兴奋的叫着,接着便狠狠的将铡刀铡了下去。

   随着铡刀合拢的轻响,只见得文文的腰部鲜血四溅,文文也因为剧痛再次醒 了过来,她的上半身无助的在地上爬行者,身后流下一溜血迹,而下半身的马身 则略微抽搐一会之后便不再动弹,只有鲜血泊泊流出。

   紫晴惊恐的看着在地上挣扎的文文,浑身瘫软,连自己被强盗抓出了笼子都 没有反抗,直到被固定到剥皮架上才反应过来。

   紫晴无力的抬起眼睛看了看正在自己面前打量自己的男人,她知道,她的皮 马上就会被他取走了。

   「嗯,这皮不错。」那男人抚摸着紫晴头上毛柔柔的耳朵,由揉了揉紫晴胸 前的乳房,手指顺着光滑的皮肤到了她的臀部,拿捏着她毛茸茸的尾巴。

   「我有点迫不及待了啊,只有这皮,才配的上我的座椅垫嘛。还有这头,啊, 这小眼神,嗯,才有资格挂在我的墙上嘛。」那个男人略微有些激动的说道,手 里的酒杯不停的摇晃着。

   「这是一万金币,给我这皮,和头!」那男人示意随从将一大袋金币扔在了 地上,示意旁边的刽子手开始。

   紫晴已经放弃了挣扎,任凭刽子手在自己的身上比划,默默的与地上躺着的 文文对视着。

   为紫晴剥皮的是那只豹娘,早就已经见惯鲜血的她干起来自然是无比的熟练。
   细薄而又锋利的剥皮刀刺进了紫晴的颈部的皮肤里,轻松的划到了她的臀部。
   紫晴闭着眼睛,咬着嘴唇默默的忍受着。

   剥皮刀掀起了皮肤的一角,锋利的刀刃快速的分离着肉体与皮肤,紫晴颤抖 着,满身都是汗,但是汗又滴到裸露出来的肉上又使得疼痛更上了一分。

   「哇啊!呜呜呜……」一只到剥除乳房的皮肤的时候紫晴终于忍不住疼痛而 哭了出来,身体因为疼痛而不停的抽搐!

   她的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她回忆起来了被老板娘所收养的那一天,与依云 和酒屋里所有的女仆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老板娘被人买下,烤熟的那一幕。
   随着紫晴的又一声惨叫,豹娘用力的将最后的一丝皮肤从紫晴的身上拉扯而 下,将紫晴的皮肤展开,呈现在那男人面前。

   男人捏了捏那挂在皮肤上的尾巴,看着透亮的皮肤,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看样子,还有足够的皮肤做一只狐皮钱包啊。」他走到了全 身上下鲜血淋漓的紫晴的紫晴的面前,捏了捏紫晴的脸颊,看着她同样已经无神 的双眼,之后便接过了豹娘递给他的一柄手斧。

   锋利的斧刃撕裂了紫晴白皙的皮肤,切进了紫晴的脖子,巨大的力量砸断了 她的颈椎骨,随着「啪!」的一声脆响,紫晴的头应声落地色酷色人体艺术,在地上缓缓的滚动。
   她的脖子喷出大量的鲜血,没有了头的身体抽搐了一会后也便瘫软了下来, 软软的挂在剥皮架上。

   紫晴看着自己那在剥皮架上微微摇晃的身体,剧痛和失血已经使得她的大脑 变得麻痹了。

   她感受着自己的意识渐渐地远去,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头似乎被抓了起来, 她不禁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她的嘴巴似乎被撬了开来,紫晴努力的打起精 神看了一眼被自己含住的东西。

   「这个……就是她们常说的肉棒嘛……好像蛮大的……」这道想法在紫晴的 脑海中一闪而过,接着,她便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收藏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