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激情  »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发布时间:2018-07-13 03:31




>一)
  「喔……喔……啊……噢……噢……啊……」
  耳机里传来的浪叫声震得我耳膜生痛,我飞快抬起头,一边警觉地打量四周,一边手上从容不迫地点击播放软体介面上的音量小喇叭,那个千篇一律不知廉耻的呻吟声嘎然而止。我长出了口气,这个世界终於安静下来了。
  这就是我费了两天的时间提心吊胆辛辛苦苦从电驴上拽下来的片子?
  我不甘心地打开「Downloads」文件夹,检查刚刚下载完毕的影片。
  影片名称:巨乳女检察官。
  国籍:日本。
  出演:白鸟XX。
  影片类型:有码。
  播放时间:93分。
  档案容量:1﹒5G。
  没错,就是眼前这部影片。可是,巨乳在哪儿呢?女检察官哪里去了?还有我熟悉的白鸟XX在哪儿?通篇都是一个陌生的日本女优和一个黑鬼在一张大床上滚来滚去干来干去进进出出……当然,不能说他们不敬业--每次快进过後看到的场景,都是这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在狂野地交媾,两人浑身都是大汗淋漓的。可那日本女优胸前那对似发育不良的小兔子的胸部实在让我打不起精神,当看到她卖力而夸张地甩动着胸前那对「大」乳房时,我再也没有看下去的兴趣了。
  我愤愤地关掉了播放窗口,接着毫不留情地按下「Ctrl十Delete」,将这部不受欢迎的假冒伪劣产品直接从机子里剔除,又把这几天的电脑使用记录和上网记录一并删除。小心驶得万年船,尽管实验室里每个人都有自己专用的机子,可每台机子都联了网,若是有心人通过网路查查上网记录,我在机子上一切的上网痕迹都将无所遁形。
  仔细地做完善後工作,我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将双脚舒服地搭在电脑桌边沿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轻轻地闭上眼,思绪很快从那部拙劣的影片转移到昨天编了一晚上的程式上去。
  哪儿出问题了呢?编译都可以通过,就是执行命令时不对……难道是演算法选择有误?
  我是个「半职业」的软体工程师。我的专业是电子工程,起初学习编程是因为好玩,学下去後慢慢地产生了兴趣,後来本科毕业设计时又参与了指导老师的一个部级专案的部份程式设计;再後来,经朋友介绍开始为一些小专案写些小的应用程式,收入还算不错。随着钱包的充实,编程做软体也逐渐由业余性质变为半职业。
  考上硕士进实验室後,我渐渐很少接软体设计的活儿了。只是因为最近打算搬出宿舍到外面租房子住,财政出现缺口,我才重操旧业,为一家医院做套职工考勤的软体系统。只是这类似的设计我之前从没接触过,所以在演算法选择上一直拿不定主意。昨晚用其中一种演算法试了下,却是问题多多……虽然距离交活儿的期限还有段时间,但演算法选择上的难题还是使我头痛不已。
  我正闭目思索着,突然觉得身後的椅子一动,竟斜斜地向後倒去。身体突然失去重心,我吓了一跳,猛然睁开眼,双手下意识地向後撑去。仓惶之间我的手似乎撑在一片饱满柔软的所在,只感觉着手之处绵软温热,几乎是同时,耳边响起一个慌张的女声:「啊!」
  听到身後的女人声音我慌了神,双手条件反射地赶紧缩回。这下可好,本起到些许缓冲作用的双手此刻完全失效,整个身体随着椅子一起向後倾去,重重倒在身後女人的身上。
  後脑勺顿时感觉到两团丰满而松软的凸起,有了刚才的经验,我心里隐约猜到此时接触的是什麽。一阵阵淡淡体香混和着强烈的汗渍味,构成一股奇异的气息从脑後潮水般地涌来,我感受着那凸起美妙的触感,它们是那麽地富有弹性,甚至可以感受到上面那两粒硬硬的蓓蕾……我还来不及细细体味这瞬间的美妙感受,後脑勺便被一只手强制离开那美好的位置,随之是後倾的身子也被人狠狠地向前推开。
  「喂!我说小涵你闹够了没有?!」这个爽朗的女声让我立刻猜出身後女人的身份。是同一个实验室比我高一届的师姐,名叫原华,是我们电子工程系研究生院赫赫有名的「霹雳娇娃」。倒不是说她穿着打扮火辣,而是她性格爽朗,跟男孩似的;说话办事风风火火干劲十足,比男生还乾脆利索。她身兼校学生会干事和院宣传部部长,还是校网球队的主力。
  因为同在一个实验室的缘故,加之爱好和志趣相似,在实验室里她和我最谈得来,整个实验室里也只有她会这麽亲昵地称呼我「小涵」。
  我稳住椅子,转过身来。原华正双手叉腰,一脸嗔怒地瞪着我。她今天穿着件淡绿色的连体网球裙,同色系的裙带潇洒地系在腰间,脚上穿着一双精巧的白色运动鞋。她脸蛋泛红,一副网球拍斜斜地跨在身後,看来是刚打完球回来。不知是由於裙带系得紧还是叉着腰的缘故,此时她的腰肢显得很细,反衬得那丰满的胸部似乎要把薄薄的连衣裙撑破了似的。
  愣了几秒钟,还算我有急智,立刻反应过来。
  「哟,是你呀原师姐,刚才我不知道是你在身後……刚从网球场回来吧?看你累的,来,快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相信我说这话时脸上一定是一副谄媚的表情。没办法,这事虽然是她开玩笑在先,可我刚才毕竟还是在不经意间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回想方才接触到的那两团温柔饱满的波涛,我还真有点理亏。
  不过原华显然没有受用我的「糖衣炮弹」,她不屑地哼了一声,整个人绕到我身前,一屁股坐在我的电脑桌边上,右手食指在我眼前晃了晃。
  「不要转移话题!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有意吃我豆腐?!」
  从前我俩聊天的时候,原华也有过类似坐着我电脑桌上的动作,只是那时都是穿着长裤,所以我还没觉得怎样。今天她穿着条未过膝的连体篮球裙,屁股坐上桌子的同时裙摆惯性地上扬,两条健美匀称的大腿倒有一大半露了出来。并且在双腿不经意开合之际,竟被我看到裙底大腿根部那一抹白色,还有那肥厚饱满的凸起部份……这样的春光虽一闪而过,师姐合拢双腿後便消失了,可它对我的视觉神经却是极大的刺激。
  不过这也比不上她的兴师问罪给我的刺激来得大。听她这麽说我吓了一跳,这帽子扣得太大了!调戏良家妇女,这罪名若是被坐实了……以我了解的原华的性格,不闹得人仰马翻、鸡犬不宁才怪。
  「喂喂喂,我说师姐,这饭可以随便吃,话不能随便说呀!大家熟归熟,可你再这麽说我可要告你诽谤!刚才可是你主动袭击我的,我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会……若真有什麽得罪的地方,我绝对是无心的!」我梗着脖子,大声地申辩着。
  我声音虽大,心里还是有点虚。刚才两次接触和看到师姐身上不该碰、不能看的地方,虽说是不经意的,但我自问很难做到问心无愧。
  「哎呀,你还恶人先告状啦?」师姐听我这麽说,杏眼圆睁,俏脸生寒,突然低下身子,把脸探过来凑到我的面颊旁,直直地盯着我,「谁知道你是不是有意的?」
  就在我眼前,师姐那张充满生气的瓜子脸,那微黑圆润、宛如象牙雕就的胳膊,那乌黑发亮的清爽短发,还有光洁的脖颈,都闪射着动人的光泽。面对面地对视,我能很清晰地感到她身上所散发的那种被汗水濡湿的、烫热的、运动型女孩特有的青春气息。这气息混着发香,更带有平日里从未见过的性感和诱惑力。我的心在那瞬间不争气地跳了一下,不自觉地把身子向後缩了缩。
  「当……当然是无意的……」我的声音不知怎地小了许多,心更虚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原华嘴角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笑容从嘴角慢慢荡漾,越扩散越大,满脸冰霜随着这笑容的扩散在逐渐融化,最後化成爽朗的笑声。
  「呵呵,看你紧张成这个样子,不了解你的人还以为你真的干了坏事呢……我跟你开玩笑的。哈哈,真有意思。」她双手扶住我肩膀,越笑越大声,眼神中充满了调皮和戏谑。
  我被她搞得真是哭笑不得,又不知道该说她什麽好,只能转过头不去理她。
  她还是不肯放过我,拍着我肩膀大声笑道:「好啦好啦,别这麽小气嘛!小涵,跟你开个玩笑,何况刚才你确实是碰到我的--」说到这儿她突然住口,是不是我看错了,我好像看到师姐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红晕,瞬间又消失了。
  「刚才我搞突然检查,只是想看看你大中午的一个人躲在实验室干什麽……对了,你不会是正在干什麽坏事吧?」笑到半截她的脸色又突然严肃起来,同时还用那种怀疑的眼光盯着我。
  干坏事?不知道利用实验室的资源获取成人录影算不算做坏事。要是算的话我还真挺佩服师姐那准确的猜测。还好我够谨慎,提前把「犯罪证据」销毁得乾乾净净。
  「是是是,师姐你猜得一点都没错。最近租房,手头缺钱,正想从实验室偷点硬碟、记忆体条什麽的拿出去卖卖,填补一下财政缺口呢!」说罢我双臂向胸前一抱,舒服地往椅子背上一靠,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原华噗哧淫香淫色一笑道:「少来了。你这个打工皇帝还会缺钱?给医院做的程式编得怎样了?」我在外面打工的事情原华是知道的。我和4438x成人网她是实验室里仅有的两个「打工一族」,经常在一起交流打工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因为我是做软体的,收入要高一些,经常被她戏称为「打工皇帝」。
  我摇摇头,一提起这个我就头大:「进展不大,一点思路都没有。」
  原华看了我一眼,善解人意地没有接着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租房子钱不够吗?要不我先借你--」
  「不用了。」我坚定地摆摆手,截断原华的话,冲她笑笑说道:「谢谢你,但是真的不用了,我自己能解决这件事。」
  师姐是做体育用品器材推销的。这工作完全与业绩挂钩,若是业绩上去了,薪酬比我做软体只高不低。以她出色的公关能力,再加上得天独厚的运动型女孩的青春形象,这销售业绩肯定不会差。钱对她来说不是问题,但我情愿凭藉自己的双手来达成愿望。
  见我态度坚决,原华也不再坚持,转而跟我说起我和她所在的两个课题组要合并在一起的事情。
  「哦,是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不过原华可是我们系里的消息灵通人士,她这样说多半是真的。想想也可以理解,我们这两个课题组研究方向很相近,合并後科研力量更集中,更容易出成果。想必系里也是这般考虑的吧!
  「就这几天吧,合并的消息就要公布了……听说合并後的大课题组将有个从T大聘过来的博士加入,还很可能在组里担任重要职务呢!」
  听到这儿我稍微有点疑惑,我们这两个课题组里除了一个院士陈教授外,副教授就有三五个,博士更是一堆,可以说人才济济。T大虽是国内的名牌大学,但从那边特地高薪聘来一个博士加入,此举是不是有点多余?
  这个念头仅仅在我心头闪动了几下便被我迅速掐灭。这事与我无关,我只是组里很微不足道的一员,再怎麽合并改组也不会有我掀起波澜的机会。我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如何尽快、最好地完成那套医院考勤软体系统,然後心安理得地拿着自己应得的报酬去完成另外一个愿望。
  所以我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与原华的谈话。
  「所以我们组的陈老头说了,要我们在课题组合并前把手边积压的所有工作尽快完成,并向他汇报……」
  我点点头,表示有限度的同情。原华嘴里的「陈老头」就是陈教授,课题组里唯一一个院士,待手下极其严厉,特别是在学术方面,容不得一点马虎。
  「唉,这可苦了我啦!前些天因为学生会和院里的学生工作,还有前天跑了两个销售专场,积攒了不少国外资料收集任务都没做……」
  「嗯?」我警惕地看了她一眼,心里面隐隐感觉不妙:「师姐,那你的意思是……」
  「这活儿我一个人干不完!正好你下午没事,待会儿你跟我去图书馆,帮我查资料。」原华终於结束了之前的兜兜转转,爽快地说出她的「用心」。
  「不行,我有事。」我一口回绝。
  这倒不是藉口,待会儿我是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看预租的房子,并要和房主谈谈租金的问题。
  不过可能是我回绝得太乾脆没给原华留面子,她的脸色明显不善。我心觉不妙,正准备解释给她听。可还没等我开口,她便开始发飙了。
  「哎小涵,我说你这人怎麽这样啊?枉我一直把你当成哥们看待,师姐这点小忙你都不肯帮?太说不过去了吧!」
  我就知道她会这麽说。每次求我办事,她都会拿师姐和哥们的双重身份来对我「动之以情」。悲惨的是,我对此没什麽抵抗力,这招在我这儿基本是屡试不爽。不过这次我不想再妥协了,一是真的有事;二是也藉机煞煞师姐的威风,不要以为我就是软柿子随便捏!
  我没有回避她淩厉的目光,慢条斯理地答道:「师姐你别这麽说。你以前开口时我哪次驳过你面子?今天下午我是真的抽不开身,和房主约好了下午去看房和谈租金的事。所以,今天真的没空。」
  「真的?」原华犹豫了一下。可能是我说得诚恳,看脸上的表情,她对我的说辞也有几分相信。我心中暗喜,正要趁热打铁再解释几句,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掏出一看萤幕上显示的名字,不由得长出了口气,这可是救命的电话呀!我把手机萤幕在原华眼前晃了晃,如释重负道:「浩子的电话,他是来叫我跟他去看房的。」
  打电话的人是我一个屋的舍友,也是我打小认识的好朋友,叫郑浩,我管他叫「浩子」。我们准备在校外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里找间房子合租,今天下午我俩一起去看房。
  我望着原华怏怏的表情,心中略带得意地接通电话。还没等我开口,电话那边传来郑浩急切的声音:「林涵我跟你说啊,今天下午看房的事儿取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啊?!」我愣了一下。
  他接着说:「我刚挂上个美女,是化工系大一的新生,现在正准备和小姑娘出去玩……」
  「什麽?不是你……咱们不是约好了下午去看房的吗?」我感觉好像被人在头上重重地打了一棍,头蒙蒙的。
  「计划不如变化快呀……行了,不跟你聊了,人家小姑娘正等着我呢……哎,小翠,你再等我会儿,我在跟哥们说话呢,马上就完了……那我挂了啊,回头请你吃夜宵。」
  「哎,浩子你别急着走,我还有话跟你说……」我冲着手机喊道,可那边郑浩已经挂机了。
  「我靠!禽兽!见色忘友!」
  我在肚子里狠狠地骂了这小子几句,才想起原华还站在一旁。抬起头,她正一脸幸灾乐祸地望着我。
  「怎麽了?被放鸽子了?交友不慎吧?」她的话此刻我听着满是讥讽,心里不是滋味,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见我脸色不善,原华也识趣地点到为止,转而重提我帮她查资料的事情来。因我下午确实没别的事,便顺水推舟答应下来。她刚打完网球便直接来实验室找我,现在要赶回去洗个澡,於是我们就约好两点半在图书馆门口见。
  临走前她突然问了一句:「跟你一块租房子的就是郑浩?」
  我点点头。
  她撇了撇嘴:「我真是不明白,你们俩性格差这麽远,怎麽还关系这麽好?……离他远点,小心学坏!」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和郑浩心性一静一动,确是差异很大。但多年的交情和默契使我们彼此对对方的性格有一种包容和理解。就像我对郑浩的生活方式虽然未必赞同,但会绝对尊重,郑浩也是如此。这一点是外人难以体会到的。
  至於说到学坏,郑浩拈花惹草固然口碑不好,可刚才先是碰到师姐胸部後又窥到师姐裙底春光的我,尽管是无意的,似乎也算不上正人君子吧!

收藏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