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激情  »  狂乱的教室

狂乱的教室

|发布时间:2018-07-13 03:31




>清明学园是私立的男女合校。

学校的老师大半是男老师,而一些女老师,不是已经超过了五十岁,就是身体瘦弱,像支竹竿一样。

她才算是女人。

体育老师曾这样公开的笑她。

在这样的学校中,来了一个年轻的美女,等於是出类拔萃,她能得到大家的欢迎是绝无问题的。

快要期未考试,每一种的成绩都不好,唯有裕美老师的英文成绩是最优异的,这是大问题。

在老师办公室也有人这样开玩笑,可见受欢迎的程度。

克敏也和其他学生一样,裕美是耀眼的存在。而当他在地下室时,看她淫荡的样子,更令他兴奋。

在这一天,他留了下来,裕美看着他说:

「吉冈,大家都下课了,你还有什问题吗?」

「有,而且是很大的问题,我希望你解决我的性问题,如果你不愿意,我将你在地下室的事情告诉全校。」

「啊!请不要那样,我们去体育室吧!」

他们来到了空旷的体育室,这是专门给剑道用的,旁边有一排浴室,是供给学生练习後用的。

她说:

「你等一下,我要先洗个澡。」

她进了浴室,他看见椅子上有脱下的衣服。最上面是乳罩和内裤,克敏紧张的向浴室看去。

他听着沐浴的声音,不只是声音,在浴室的玻璃上看到白色的影子,轮廓是模糊的,但这样更刺激、更具有想像力。

克敏不自主的拿起椅子上的内裤,因起来能容纳在手掌里的可爱三角裤。白色底红色的花纹。

男人的关心自然集中在和女人秘处接近的有双重布料的细小部份。把所里翻了过来看。有一根卷曲的阴毛。

克敏的幻想着这个内裤包围着下体,从下腹部涌出慾望。

此时,浴室的门推开。克敏吓了跳,急忙把手里的内裤藏到身後,而裕美也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

「怎了?」

裕美抬头看着克敏。

「啊!没有....快一点,好了没有?」

「哦!好了,麻烦你帮我拿条浴中。就在我的皮包里。」

她将皮包放在另外一间浴室附有马桶上,可是那里是裕美必须站出来,才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可以拿到的距离。克敏促狭似的笑着。

「我来拿,不如老师自己更快那!」

「求求你!快拿给我!」

「怎了,反正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你的身体,干嘛要隐隐藏藏的。」

他手里的内裤无法放回原来的地方了,不得已就塞进裤子的後口袋里。

「请吧!」

克敏在裕美的背後拉开浴中,湿湿的长发披在肩上,雪白的赤裸後身,充满性感,几乎使人忍不住要冲上去。

裕美伸手从侧面看到隆起的乳房,那是半球形的美丽肉球。他故意将毛巾收了回来。

「那,你去体育室等我吧!」

她轻描淡写的说着,於是没有想到克敏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还把浴中高高的举起来。

「我不要,老师快一点....」

她立刻站起来,这时自在克敏的眼里,简直是维纳斯的诞生。丝毫没有垂下的富有弹性的乳房,刚沐浴後的曲线实在很耀眼,就像是刚滴下来的水果一样的新鲜。

裕美的手伸过来拉浴巾。克敏连同浴巾一起把裕美抱住。

被抱住的裕美,有几秒呆住了,她不知道他的动作这快,待她恢复清醒後,才急忙扭动身体,推克敏的胸部,想让自己的裸体离开。

克敏身上的血向头上冲,他当然是不能就这样放开了,这大好的机,不能让她逃跑了。

「不,不要,不可....」

裕美开始挣扎着,可是克敏的嘴把她的嘴堵住,使她无法完成一句完整的话。她张大眼睛,头左右的摇摆,黑白分明、又黑又亮的眼里,露出恐惧的表情。

裕美紧紧的闭上嘴,急促的呼吸从可爱的鼻孔里吐出,啧在克敏的鼻子四周,有甘美的水果味道。

因为摇头,两个人压在一起的嘴唇摩擦着。在这时候裕美的上唇突然被掀起。克敏立刻伸出舌尖。

从漂亮的牙齿仅露出的一点隙缝,强迫性的让舌头侵入。

也许是这种并命三郎的气势压倒她,法琅质的门慢慢打开,克敏的舌头钻入火热光滑的洞里。

裕美半张开嘴,眼睛人人碰,人人操不停的眨动,克敏探索着,原来萎缩的裕美的舌头也立刻开始逃避。

就这样一追一逃,裕美好像痛苦的不断摇头。想尽办法要甩开他的嘴,可是她的头被抓住,无法全力抵抗。

在口腔内进行的捉迷藏,在克敏的坚持的情形下获得胜利。而左右逃避的舌头,被迫得无处可逃,终於被克敏的舌头缠住。吉冈克敏的贪婪的用力太猛,这种接吻的技术,是照着教务主任石黑的做法。

「啊!」

克敏的唾液送入嘴里时,裕美的双手抓住的浴中,就这样的滑落了下去,如果没有把她抱,紧好像就要瘫痪一在那里了。不知何时眼睛已经闭上了,克敏用左手搂住细腰,在保持接吻的状态中,右手从肩向後摸,摸到性感的两个肉丘,然後顺着侧面向上抚摸。外设被剥掉的身体,被摸得心里一阵心慌。

他的手来到胸前,手掌盖在球形的乳房上,给人怏感的乳头在手掌中振动一下。裕美好像无法忍受的扭动腰枝。

同时,她突然睁开眼睛,脸颊红润。

「不!」

用力的离开嘴,一挥手就一掌打在克敏的头上,原来是想打脸的,但距离太近了,打在克敏的耳朵附近。一阵耳呜,但不是很痛。

这时候他拚命的抱裕美紧的裸体,几乎使她的腰快折断了,也可以说是避免可能再来的耳光。

「呜!」

身体向後仰的裕美发出痛苦的声音。

在裕美仰起的美丽嘴唇上再一次压上去,她咬紧牙关拒绝舌头的侵入,想脱逃克敏的拥抱,并命的挣扎,可是他马上拉紧裕美的腰。

随着拉紧她的腰,为了能继续接吻,克敏的上半身就盖在裕美的身上。裕美不仅是失去抵抗力。如果抗拒腰骨折断,不抗拒也站不稳悴倒,为保护自己,不得巳抱住对方的身体。

克敏被她抱住,有一种难耐的感觉从身体里蹦出,可以说是男人的兽性吧!抓紧有弹性的肉,然後把双的分开,向里面的湿谷挺进。

「唔!」

裕美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夹紧大腿。但这样的做法,只造成夹克敏紧的手腕固定在那里的效果。没有办法限制他的手指活动,被他提到的刹那,裕美发出沉闷的哼叫声,扭动着屁股。

克敏不理的继续探索着。以这样的姿势越过屁股的肉的入侵,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他想着如果现在是长臂猿就好了。深深的溪谷里有一股热气,裕美把着克敏,一面挣扎着的扭动屁股,他的手指间到达可爱粘膜上。花蕾紧缩着,嘴在喘息着,裕美感到狼狈,更缩紧臀部的肌肉还差一步,克敏在狭窄的空间里尽量的伸展中指。勉强达到目的地的入口处,同时手指的第一关节埋没火热的洞里。

「啊!」

她发出了声音,在克敏的嘴下,裕美的嘴张开了。女人的心里是很微妙的,在严峻的皱起眉头的性感表情中,好像也有绝望的感觉。想防守克敏没有越礼的手指,但也无法阻止他侵入圣地,仅是如此就产生已经失陷的绝望心情。绝不是答应了他,但裕美身上的力量消失,征服感使得克敏乐昏头。

裕美的腰是向上挺的,因此从前面更容易摸到圣地。克敏当然知道,但他是小心翼翼的,稍许放发紧抱的臂力,将屁股上的手回到胸前隆起的胸部上。从山脚後上提、摸着乳头,把它夹在姆指和中指的中间揉搓,用食指的腹部轻轻摩擦山顶,没有多久原来埋没的部份逐渐抬头。

「啊....」

从合在一起的嘴隙缝,裕美吐出火热的气息,吸吮後虽然不再有反应,但她的嘴不再抗拒。

克敏看到她的乳头变硬,他的手往下移行,从大腿很快的插入股间,裕美急忙夹,紧可是克敏眼明手快的,手指摸到软绵绵的东西。

裕美尖叫一声,腰向侧方转,克敏的手保持被夹住的样子一齐转。想拔出来,可是她抓到了另外的东西,那是属於在克敏的手边、裤子的底部被撑起的帐蓬

「啊!」

就好像碰到脏东西一样,立刻收回。

「老师,我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应该明白。」

他在她的身边悄悄的说。

她皱起眉头的脸,向左右摇动,那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但可以看出,她已经强烈地意识那个东西。

克敏从大腿间拔出他的手指,然後从裤裆拉出他的肉棒,裕美知他要作什

她当然不可能顺从的伸出手,握着那支肉棒,克敏遭到严重的拒绝,虽然如此,还是把她纤弱的手压在火热的肉棒上,可是裕美的手就是一动也没有动一下。就好像告诉他,他不是自己主动去摸的,是被迫这样的。

这样做是没有错,但裕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摸到男人火热的肉棒,仅是如此,脑海中变成一片空白。

克敏继续用脸摩擦她的脸,嘴也不断的攻击充满感情的发际和喉咙。因为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裕美虽然左右的摆动,但也任由他侵略。

这时候,她的表情,乍看像欢迎爱抚似的反而更惹起克敏的慾望。在可爱耳垂轻轻咬着,用舌头舔着。

此刻,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唔!」

裕美缩一下肩,本来是不得已握着肉棒的手,突然握紧了。可能是无意中的动作。她自己还没有发觉握住那支肉棒,但事实上她是握紧了。克敏假装不知情的样子。

没有多久,裕美的手战战竞竞的开始活动了。虽然是似有似无的动呢,但好像在探索那支东西的形状。

克敏感到冲动,就从她的下腹部伸手,手掌摸到草丛,然後伸出中指。

「啊!」

裕美夹紧大腿,屁股向後退缩。

「不!不要....」

她挣扎着,低着身体。克敏用左手拉住想要逃离的下体。这样一来,插在里面的手指,刚好在女人的股问形成向上捞的动作。意外的是从那捞起的地方,发现不知何时流出大量的花蜜。

「不!不要....不要摸。」

就好像在责骂自己一样,裕美发出尖锐的声音,同时用力拉上握紧的肉棒,大概她是想逃命,拚命拉手里的绳子。

克敏的手指,在火热湿润的溪谷里游动,每当他的手指碰到躲在复杂的壁之间的阴核时,裕美就停止呼吸,用脚尖向上拉,身体也一阵阵颤抖。

克敏的身高比裕美高十公分,她向後仰起的脸,露出恼人的表情,在他的眼下叹息。她紧紧皱起眉头,闭上眼睛的睫毛在颤抖。克敏受到一股凶暴冲动,把那性感的裸体抱了起来。

抱起两脚不断乱动的女老师,走出浴室,来到体育室,把怀里的裸体粗暴的丢下去。

在克敏急忙脱裤子和上衣时,裕美呆呆的坐在榻榻米上看他,当眼前出现男人的裸体时,她才恢复清醒,急忙向门口冲过去。

可是已经脱光衣服的克敏站在那里,裕美想从他身边穿过去,克敏把她向後推。脚向前走,身体就被推向後,裕美站不稳,趺倒在塌塌米上,克敏立刻扑上去。

两个裸体纠缠在一起,年轻的身体接触,使拒绝的女人因拒绝,袭击的男人因袭击,彼此为对方肉体的不可抗拒,使情慾更高昂,形成忘我的状态,凭裕美的力量,她是无法抵过克敏的。经过一阵挣扎後,裕美被压在下面,胸部强烈的起伏,紧紧闭上眼睛,摆着任由他处置的样子。

克敏的呼吸急促,抓住裕美的双手,拉到她的头上。裕美是仰卧的,乳房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他的脸在她的乳房上摩擦着,吸吹顶上的蓓蕾,嘴唇继续向下移至腋窝,感觉那腋毛的粗糙感。

裕美发出哼叫声,扭动了身体,她已经变敏感了。

「哦!不....」

裕美一面说不可以,一面摇摆着头,脸已经像发烧一样的红润。克敏用自己的腿分开她的双腿。

「啊....饶了我吧!」

花园已经沾满浓蜜的蜜汁。已经是这样的湿润了,不可能不要的。克敏想着火中的深渊开始爱抚时,丰满雪白的大腿,就令引起痉挛一样的一开一合。

裕美很快的开始喘气。

她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克制,只有扭动身体,喘气逐渐变成呜咽的声音,因为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克敏怀疑她真正的哭泣,看她的脸。侧脸好像在哭泣的样子,用手想把她的脸拉过来时,裕美不要他看,很快的把脸转过去。没有看到泪水。

「不....」

她的脸仍然是转过去的,声音像蚊子一样的小声。

克敏压在上面时。

「啊....」

裕美的声意愿抖,同时用很大的力量抱住克敏的头。克敏没有办法抬头。对她说明这样不容易活动,勉强把她的手松开。强烈的羞耻感,使裕美用双手蒙住自己的脸。

可是当克敏确定湿润的洞想对正时,裕美就扭腰逃避,这时她又很想要逃避他的侵入。

「老师!」

克敏好像斥责的口吻。

这时从蒙住脸的手下,发出唔!的声音,好像是笑声,但这时候笑声有一些奇怪。感到怀疑的克敏想拉开她的手,裕美顽强的抵抗。一面摇头、一面不肯松手,看到脸上湿了,她是在哭泣。

「干嘛呀!你不是很想要吗?」

裕美没有做出任何表情,不过,即使是她说不要,这时候的克敏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慾望。到快要插入时,才要他放手,那怎可能的事,而且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扫兴。

虽然如此,气势被削弱,克敏默默的搅着裕美的表情。在这时,在克敏的心里出现凶暴的慾望,强奸哭泣的女人,哭泣吧.哭吧.大声的哭泣吧,他重新把花瓣分开,觉得里面的湿润更增加了。当这要有勃起的肉棒对正时,裕美的手擦一下眼泪露出脸。

已经没有哭泣。用多少含羞的表情看一下克敏,真不知道是什原因。

「握着我的肉棒吧」

把离开脸的双手伸过来。刚擦过眼泪的纤细的手,还是湿湿的,握紧後,他把勃起的阴茎对正,慢慢的前进。

裕美用力闭上眼睛转过脸去。比预想的容量很多,不只是窄小,推进去後,又被推回,裕美用力握紧克敏的手。

「干嘛了,玩那久了,还痛啊?」

裕美摇摇头,他好像是在忍耐的表情。克敏先开後再度确定位置。位置没有错,重新摆好姿势,深深吸一口气,在下腹部用力,这一次没有犹豫,用力插进去。

裕美显出尖锐的叫声,头向後仰,皱着眉头,全身变得僵硬。克敏虽然插进去了,但是夹紧几乎感到痛。觉得没有办法活动,在静止的情形下,叹了一口气

「哎!真是难搞。」

她握紧拳的手,慢慢的松开了,从这件事能看出裕美已了解已经插入的情形,她以战战兢兢的感觉,慢慢放松肩上的力量。夹克敏紧的缩紧力,减缓了一些

抬起上身向上结合的位置看。

他勃起的肉棒,几乎塞满在裂缝里,反转的粘膜形成可怜的红色。也许是她受不了了男人巨大的肉茎而溶出血来。

想拉裕美到手,摸在结合的部位,让她自己摸着,无论如何都了解状况。克敏是想让她证实知道肉棒插入的状态,可是裕美知道克敏的企图後,立刻缩回手,克敏继续的拉。

「不要,不要这残忍....」

她的声音在颤抖,虽然如此继续拉她的手,在结合的部位,不摸自己的,只轻轻的摸一下克敏的肉棒就松手了。不知道在裕美的心里产生了什样的感觉,现在的确知道他的肉棒已经插入她的下体深处,有了这样的想像,克敏陶醉在征服感里。同时想起了地下室的情形,他开始活动着。

但是,那里陕窄而有强大的缩紧力,尽管有丰富的润滑液,也没有办法顺畅的抽送,紧紧的吸住一起活动。

裕美皱起眉头,发出哼叫着,那不是快感的声音,克敏强迫她配合的方法,她用哭泣的青情点头,挺起屁股的照他的话做。

为向上挺就必须先後退,裕美後退时,克敏巳配合她後退。就这样抽送的距离就扩大了。吸住的部份被迫离开,然後又紧紧的吸住,总算上了轨道,裕美的鼻子上出现小皱纹,轻声哼着以生硬的动作配合克敏,那种努力的样子,可爱的令人激动,如此一来感情亢奋,克敏感到危险,必须要刹车的克敏,尽量的前挺进後静止。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她的嘴里发出短短的哼声,和刚才叫痛的声音不太一样

「怎了?」

克敏这样问时,裕美红着脸拉紧他,好像感受到快感了。在结合的部分又用力压进去,她又发出声音了。

「好像....我不动的好。」

她红着脸轻轻说。是不是腔口或阴唇或阴核的四周受到压迫的快感,使她感到舒服呢?还是心里上造成的感觉呢?

克敏是无法判断,但多少能疽一点快感,是表示裕美在心情上放开了,这时候,他想起女人似乎都喜欢磨臼的运动。於是他将阴茎完全的插入,作为从转的轴,然後用腰尽圆圈。

克敏开始慢慢磨臼。裕美立刻喘气。紧紧皱起眉头,露出追求性感的表情,克敏认为这是最好的时候,逐渐的扩大轮转,同时也加速速度,裕美发出叫声,把紧他。

不是上山的叠线逐渐升高样子,好像只在高原上游行,裕美就得到相当大的满足,不久他张开湿润的眼睛,难为情的照着他的动作做下去。於是克敏就从圆周运动,恢复原来的上下运动时,裕美就咬住嘴唇,作出忍受的表情,但没有再发出痛苦的声音。

不仅如此,比刚开始的抽插要顺畅多了。虽然仍奋很紧没有空隙的感觉,但也不再像瓶子和拔不出来的手指一起抬起来的样子。显然她的内部的肉壁,感到快感了。

克敏惊讶的想到用圆周运动的旋转轴能柔软新品的肉壁,同时,逐渐增加速度和振幅。

这时,克敏遇到强大的夹紧力,他本身处在随时要爆炸的状态。对方不是等一下就能跟上来的人,所以他自己一直线的往上顶。

随着克敏的紧迫感,裕美的呼吸也凌乱,不顾一切的大声叫了几次,虽然很像表现她感觉的声音,但她也许不可能了解什是高潮,倒是让克敏觉得她的:身体潜在的有娼妇性。

大量的精液喷在裕美的大腿和肚子上。克敏是为小心起见,在最後的刹那拔出来的。在没有一点斑痕的美丽雪白身体上,形成一保白色蚯蚓般的光景,而裕美就像死人般的躺在那里,连克敏拔出来也没有发觉的样子。

克敏想拿出手帕,去摸躺在旁边的裤子口袋,拿出来的不是手帕,而是可爱的三角裤。在急忙想塞进去之前,裕美张大眼睛看着。

「不,这是....作个纪念吧!」

克敏急促的说着。好像作贼一样的心虚。

「没有关系,还是乾净,就用那个吧!」

裕美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很幸运的她好像没有看到,那条内裤是从他口袋里拿出来的。可是想擦拭站在雪白大腿上的精液时,她又急忙说要去洗澡,不用擦了。她以为克敏是拿来整理自己的。

「没关系,让我再观赏。」

克敏强迫拉开害羞的裕美的大腿关始擦拭,其实比擦拭还有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仔细观察那个隐密的部份。

「不行,不要看,好难为情。」

裕美不停的想夹紧大腿,可是克敏相反得拉得更大,变成很难看的姿势。

「啊!这样子太....」

因为流出蜜汁形成湿淋淋的女人秘处,这样被看的羞耻感,使她缩紧身体,湿润的嫩肉比粉红色更充血成为红色,而且仍旧保持敏感性,当克敏把内裤卷在手指上摸到秘处时,裕美令不由得叫一声扭动屁股。克敏把布塞进秘洞里,用手指转动一下,拉出来时沾上了一些淫水。

他弯曲她的一条腿,让上面的深谷显露出来,流过阴到褐色花蕾上的蜜汁,使那里头显得可爱,意想不到的被克敏摸到那里,裕美发出狼狈的叫声。

「从这个洞里看出....」

他一面揉着花蕾,克敏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裕美者住耳朵,可是还是听到他的声音。「如果是老师....我不在意的吃掉,然後把嘴靠来,用舌头舔。」

「唔!」

对裕美而言,全身的血都逆流般的冲击,精神已经混乱不知道该怎办了?

她扭动身体想摆脱这样淫邪的调戏,可是克敏抱着她的屁股不放。就在她嘴里叫着不要之际,扭动身体时,从淫邪感的背後出现不可思议的快感,开始溶化官能的,她的叫声不知何时变成喘气声。

刚刚才擦过的花园又变成湿淋淋的,溢出来的花蜜经过阴进入克敏的嘴里

「克敏....啊....」

裕美挣扎用力抓住克敏的头发,原来是喊他吉冈的姓,现在已经变成叫名字了。

「哟!想再次插入啊!老师也真好色啊!」

他羞辱她,然後压在还在起伏不停雪白肚子上。

收藏 留言 返回顶部